<em id="h1zbt"><dl id="h1zbt"></dl></em>

<menuitem id="h1zbt"><mark id="h1zbt"><cite id="h1zbt"></cite></mark></menuitem><noframes id="h1zbt">

<sub id="h1zbt"></sub><output id="h1zbt"><b id="h1zbt"></b></output>

<noframes id="h1zbt">

    <track id="h1zbt"><strike id="h1zbt"></strike></track><ruby id="h1zbt"></ruby>
      <big id="h1zbt"><sub id="h1zbt"></sub></big>

        <sub id="h1zbt"></sub>

        承接百度快照優化,SEO優化,網站關鍵詞排名,網絡推廣服務,不上首頁不收費。(灰色勿擾,詳情QQ咨詢)
        當前位置: 東莞SEO > 建站知識 > 心情隨筆 >
        聯系我們
        電話咨詢
        E-mail:77681277@qq.com

        現成品指的是什么(現成品藝術的運用、現成品復制二維和構成)

        作者/整理:杜克網絡 來源:互聯網 2019-11-12

        ad
        現成品藝術風靡全球?都是千百年前中國禪宗玩剩的概念

        引言

        最近,一則國外藝術老師點評“椰樹椰汁”包裝盒設計風格的消息流傳于網上,他稱椰樹椰汁的設計具有蒙德里安的審美風格、賽博朋克的科技感。毫無疑問,這則點評容易招致中文社區觀眾的笑聲,因為椰樹椰汁的簡陋設計無論如何也不能使得廣大群眾將它同藝術品聯系起來。

        針對這種現象,有的人給出了“因為他不認識中文”這個解答,我在這里不想就此展開關于一種“陌生化”的理論,我將回顧當代藝術哲學同禪學的千絲萬縷的聯系,并以此來說明類似這種尋常物是如何成為藝術品的。

        現成品藝術風靡全球?都是千百年前中國禪宗玩剩的概念

        ● 流出視頻截圖

        現成品藝術風靡全球?都是千百年前中國禪宗玩剩的概念

        現成品藝術已成常態

        事實上,商品包裝的設計被做成藝術品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只是國內的受眾對此可能還有點陌生,這無可厚非,因為一些不言自明的原因,我們同我們的鄰居錯過了世界藝術從現代主義走向后現代主義的這一過程。

        許多讀者可能會認得圖中左側的作品,來自于著名的波普藝術家安迪·沃霍爾的金寶湯罐頭(Campbell's Soup Cans),他的另一著名作品還有被稱為“布里洛盒子”的商業包裝的模仿品。詹姆士·哈維設計了布里洛盒子,而安迪·沃霍爾將它變成了一件藝術品在藝術展上展出,這一時刻被美國分析哲學家阿瑟·丹托稱為藝術的終結。

        現成品藝術風靡全球?都是千百年前中國禪宗玩剩的概念

        ● 安迪沃霍爾(左下)及其作品

        “藝術的終結”,又是一個聳人聽聞的詞語,我想包括許多讀者在內的藝術受眾都不愿意接受這種斷定。藝術終結了,那現存的藝術家們所做的工作又是什么呢?看來這又是理論家好做驚人語的嘩眾取寵!

        實際上,藝術終結并非此意,丹托所說的“藝術終結”,是指藝術被哲學剝奪的歷史的終結,隨著這一歷史的終結,藝術將獲得解放。

        現成品藝術風靡全球?都是千百年前中國禪宗玩剩的概念

        ● 《布里洛盒子》

        丹托是一個才子型的哲學家,讀他的藝術哲學著作完全感覺不到哲學的枯燥,我想這也歸功于他同時是一個很有趣的藝術家(和哲學家比起來,藝術家總是能讓人感到有趣的)。他在《尋常物的嬗變》的扉頁附上了《哈姆雷特》的臺詞:

        哈姆雷特:“你什么都沒有看到嗎?”

        皇后:“什么都沒有,但這就是我所看到的。”

        現成品藝術風靡全球?都是千百年前中國禪宗玩剩的概念

        這兩句臺詞單獨看來給人一種禪學的神秘感,具體來說,就是禪學所指的“萬物皆空”。禪學只承認直覺或者領悟到的事實,要求我們的注意力不是向外面對理性,而是向內直指本心,這種感悟世界的方式會給藝術一個很好的啟發。

        讓我們且把目光放回布里洛盒子,美國波普藝術家安迪·沃霍爾在1964年展出了它,與它一同被展出的還有凱樂歌麥圈盒、戴爾蒙特桃品盒、亨氏番茄醬盒、坎貝爾番茄醬汁盒,而布里洛盒子在它們中間顯得如此突出,以至于吸引了美國分析哲學家阿瑟·丹托的眼球,并且發展了他的藝術哲學的理論。

        至此我們可以給現成品藝術下個定義:其來源就是我們生活中所能看到的物品,這些藝術品同尋常物看起來并無二致。

        現成品藝術風靡全球?都是千百年前中國禪宗玩剩的概念

        如何區分藝術品和普通物品

        那要如何區分藝術品和普通物品呢?丹托認為這二者之間的區別在于一種知性的感悟,這種解讀可以被認為是一種禪宗了解世界的方法,讓我們再次把目光轉移到禪學上來?!侗處r集》中記載了一則故事:

        僧問投子:“一切聲是佛聲,是否?”

        投子云:“是。”

        僧云:“和尚莫㞘沸碗嗚聲。”投子便打。

        又問:“粗言及細語,皆歸第一義,是否?”

        投子云:“是。”

        僧云:“喚和尚作一頭驢得么?”投子便打。

        現成品藝術風靡全球?都是千百年前中國禪宗玩剩的概念

        說的是僧人向投子請教佛法,說既然一切聲音都來源于佛陀的聲音,那么和尚發出的喑啞的聲音也應該像佛陀金口傳出來的一樣抑揚頓挫,既然任何言語都展示了佛陀的真理,那么把和尚斥為牛馬的誹謗,也應該是終極的真理。

        僧人顯然是墮入了理性的陷阱中,禪宗認為語言的闡釋只會從一種復雜走向另一種復雜,面對這種情況,投子的做法是按常例揍他一頓,然后讓他自己去體驗佛陀的真理。禪宗體驗世界的方法是反理性的,是直覺,是感悟。禪宗把人類無條件屈從于理性的狀態叫做無明和業,禪的目的就是喚起為無明和業所遮蔽的人們心中的般若(大智)。

        西方哲學有著悠久的理性傳統,而西方的藝術長久以來為哲學所指導著,從“模仿說”到“表現說”,每一段歷史時期都有唯一的一種被認為是正確的藝術創作方式,藝術家們只有按照那樣的規則創作,他們手下的作品才能被承認為藝術。而當代現成品藝術則揭開了一個新的時代——這就是藝術的終結。

        現成品藝術風靡全球?都是千百年前中國禪宗玩剩的概念

        ● 杜尚的《泉》與達利的《龍蝦電話》

        當代藝術打破了藝術品和尋常物之間的邊界,憑借的是類似于禪學的感悟世界的方式,就好像“一切聲皆是佛聲”,任何尋常物都可以成為藝術品,這種轉化憑借的是藝術家的直覺,傳統的美學邏輯話語則無法在這里提供解釋。

        隨著藝術的終結而到來的時代,不是一個沒有藝術的時代,相反的是,藝術終結后的時代是一個多元主義藝術的時代(因為終結的是西方傳統為哲學所剝奪的藝術史)。

        現成品藝術風靡全球?都是千百年前中國禪宗玩剩的概念

        藝術必須是美的嗎

        藝術是美的嗎?圍繞椰樹椰汁是不是藝術的討論如今更多是關于它帶給人的美感方面,這一點在那個國外老師的點評上顯得也很突出,他的點評很大程度上也是關于一種“美的評價”,而我更看重的則是他對于理論氛圍的把握。

        新維特根斯坦主義者斷定藝術只具有家族相似,無法從藝術的本質層面給藝術下一個定義,而丹托則稱這種斷言有偷懶的嫌疑。普通人很容易給藝術下一個審美的定義,比如說“藝術就是美的物品”,或者進一步說“藝術就是美的人工制品”,而杜尚的藝術恐怕要對這種定義舉起反對意見。

        現成品藝術風靡全球?都是千百年前中國禪宗玩剩的概念

        ● 杜尚與達利各自為《蒙娜麗莎》填上的小胡子,更像是“對美的破壞”

        1917年,紐約獨立藝術家協會要舉辦一次展覽,作為評委之一的杜尚化名“R. Mutt”,送去了一個在公共廁所中隨處可見的男用小便器,并在其上署名:“R.mutt”,這就是《泉》。這是一件在當代藝術發展史上具有重大意義的作品,杜尚本人也由此為他的藝術定義做出了評價。

        藝術體制論的創立者喬治·迪基很希望吸收杜尚的《泉》這樣的藝術作品進入到他的理論體系中去,而體制論的核心之一便是“欣賞”,迪基宣稱《泉》可以被欣賞,比如它“閃閃發光的白色表面,它反射周圍物體形象時的深度,它的吸引人的橢圓形的輪廓。它的特質類似于布朗庫斯和摩爾的作品的特質”。

        現成品藝術風靡全球?都是千百年前中國禪宗玩剩的概念

        ● 杜尚 《泉》

        但是杜尚本人的解釋狠狠打了前者的臉——他宣稱他的現成品的選擇“從來不是基于審美的愉悅。這些選擇是基于在好的壞的趣味完全缺席的情況下視覺冷淡(visual indifference)的反應&hellip;…實際上,是完全的麻木。”

        丹托的理論似乎可以對此做出更好的解釋,他在嘗試從布里洛盒子定義藝術的時候說:“《布里洛盒子》是由一個成為近期藝術史的一部分并掌握大量理論知識的人、并且是為熟悉那些歷史和理論的人創造的。”

        杜尚的《泉》實際上與激浪派的實驗藝術很相似,共同點是,它們都是生活中的尋常事物,尋常到我們對它不對產生任何喜愛或厭惡的情感,而只有純粹的麻木?!侗處r集》中記載的另一則故事可以對這種藝術做出解釋:

        不見僧問:“如何是佛?”

        投子云:“佛。”

        又問:“如何是道?”

        投子云:“道。”

        又問:“如何是禪?”

        投子云:“禪。”

        現成品藝術風靡全球?都是千百年前中國禪宗玩剩的概念

        投子的回答如同鸚鵡學舌,像空谷回音,說的好像全是廢話,根本沒有解釋不見僧的問題。實際上,要想讓這個僧人徹悟,在禪學的思想里,除了這么回復,好讓他自己明白凡事皆由體驗之外,也沒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了。

        禪的哲學要求人們不要一味地對事實進行思考,再作用于理智,最終陷入循環論,而是不折不扣地接受它,接受事物的表面價值,并且以此得到滿足。

        現成品藝術風靡全球?都是千百年前中國禪宗玩剩的概念

        ● 杜尚和他的作品《自行車》

        就如同杜尚《泉》一樣,杜尚的藝術既不是一種可以被審美地欣賞的人工制品,也不是所謂的達達主義藝術家希望借以毀滅藝術的宣言,他只是類似禪學的這種接受事物的表面價值,小便池就是小便池,再平常不過了,他的選擇完全是基于一種見到普通尋常物的完全的麻木。

        后記

        藝術終結后的時代是一個多元主義藝術的時代,這是真正屬于藝術的時代。傳統藝術自然也會成為多元主義時代中的一個元素,但更重要的是,藝術將具有更加豐富而多彩的形式,美也不再是藝術的唯一追求。

        電燈的開關動作被激浪派藝術家喬治·布萊希特看作是一件極少主義藝術作品,他贊同鈴木大拙博士在哥倫比亞大學舉辦禪宗研討班所闡發的觀點,在禪宗思想的影響下,平凡世界開始經歷一種藝術意識上的變形,不再需要外在的東西來區分一件藝術品和最普通的尋常事物或最平常的事件。

        現成品藝術風靡全球?都是千百年前中國禪宗玩剩的概念

        ● 安迪沃霍爾波普藝術代表作取材自一個罐頭的包裝盒

        如舞蹈不比靜坐更特別,凡是聲音(包括沉默)都可被視作音樂,只要適逢恰當的天氣,任何人都可以一起演奏狄克·希金在1959年創作的《冬之頌》(同時在一段時間內傾聽雪落的聲音),或者演奏小洋野子的“說明書作品”《火柴盒》(劃一根火柴并看它慢慢熄滅),有什么能比火光慢慢熄滅更富有詩意呢?

        藝術終結是一個后現代主義理論范疇內被談論諸多的話題,可惜的是在當下中國藝術界內,藝術還沒有完全發展到后現代主義的多元主義藝術階段,而對椰樹椰汁的欣賞也許可以給我們一個啟發,當我們以一種藝術史的知識來考察藝術家重新定義的椰樹椰汁包裝盒,它便可以成為中國的“布里洛盒子”。

        現成品藝術風靡全球?都是千百年前中國禪宗玩剩的概念

        ● “又一個藝術上歷史性的時刻”

        正如同丹托在《尋常物的嬗變》中所引用的中國唐代禪師青原惟信的話語:“老僧三十年前。未參禪時。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及至后來親見知識。有個入處。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而今得個休歇處。依前見山只是山。見水只是水。”

        藝術史經過漫長的發展,如今正步入第三個“見山只是山,見水只是水”的階段。

        NANA在线观看高清视频